湘潭哪有赌场 头戴工程帽挥毫写书法“抹灰哥”石建国身处尘埃心怀江海

湘潭哪有赌场 头戴工程帽挥毫写书法“抹灰哥”石建国身处尘埃心怀江海

湘潭哪有赌场,“抹灰哥”石建国为亲朋好友写的“福”字。 见习记者 金卓帆 摄

【网红名片】

石建国,1991年出生于河南濮阳白罡乡,建筑工地抹灰工人,因为在工地练习书法的视频走红网络,得到媒体和网友的点赞。

上次采访一年后,记者再次见到石建国时,他的笑容依旧腼腆。阳光下,皮肤黝黑的他举着手,向记者打招呼。那是一双粗糙、布满纹路的手,十指的指缝里,沾满了灰黑的泥土。

若不是此前相识,很难将这双手与书法联系在一起。

“有梦想的人就值得被尊敬,好样的!”“小哥哥很棒,有梦想谁都了不起。”2018年4月,一个名为“温州抹灰哥小石”的短视频蹿红网络。主人公便是石建国,90后,来自河南濮阳白罡乡,在浙江各地工地“兜转”务工已经6年。

视频中,石建国头戴工程帽,挥毫泼墨;画面一转,他站到钢架上,粉刷墙面……这段点击量高达207万次的视频,如同一颗被掷入平静湖面的石子,在石建国枯燥普通的工地生活中激起一番涟漪。人民日报、新华社等头号媒体纷纷为他点赞:哪怕身处尘埃,心中也有山川湖海。

“抹灰哥”石建国在工地宿舍内练字。见习记者 金卓帆 摄

工地泼墨走红网络

年关将至,石建国忙着写“福”字。

“这些想送给工友们。”20平方米的简易移动房内,石建国指着床铺上的书法作品说道。

这里,就是他的住所。目之所及,5张双层床铺,简单的生活用品,进门左侧的下铺上放满了刚书写完的宣纸,一幅幅红色的“福”字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床铺上,一旁的梯子上还挂着3副春联,年味从这个方寸之地溢出。

靠门的床铺上,铺着一块蓝色泡沫板,上面放着笔架,几只毛笔整整齐齐地摆放着,还有墨水、镇纸、几叠宣纸、一本字帖。“我在这个工地主要负责夜晚吊装工作,来的次数比较少,所以只带了简单的书法工具过来。”石建国说。

从2008年开始,石建国就背上行囊,前往全国各地打工。云南、新疆、山东、上海……他修过车,做过桥梁施工,也在船厂做过电焊。直到2013年,他结束漂泊来到温州,加入了哥哥的抹灰团队,成了一名“抹灰小哥”。2018年4月初,石建国将自己在工地练字的视频上传,当天被意外推上了热门。“那天下班后开直播,发现突然多了很多关注者。”此后,石建国便尝试着每晚直播练字。

他特意从网上买来三脚架、字帖、毛笔、毛毡纸,在局促的移动房里架起手机,从床头拉上电灯,将捡来的废弃玻璃窗放在床上,再垫上毛毡铺上宣纸——简易的直播间就这么诞生了。

“抹灰哥”石建国在工地宿舍内练字。见习记者 金卓帆 摄

外地“粉丝”赶来切磋

有人通过微信向他求字,有人特地驱车到工地跟他探讨书法……走红一年多的时间,石建国收获了许多“粉丝”。

前段时间,有一位富阳的“粉丝”赶到石建国所在的工地,跟他在宿舍中聊了一个多小时。“都是书画方面的事情,他牡丹画得好,但是书法写得不好,我画画没他好,但是字比他好,我们就互相切磋。”谈起字画,石建国语气有些许兴奋。

与书法的相遇,石建国记忆犹新。初中的时候,学校发了一本课外书名为《书法艺术》的书。“觉得书上的字特别美,瞬间就喜欢上了书法的美感。”石建国说。

“当时没有毛笔,就拿着白纸附在书上,用钢笔一点点地描黑,晚上把描好的字带回家贴到墙面上。”石建国说,也就是那时候,心里埋下了“一定要学习书法”的种子。

“真正开始练习书法是在2013年,当时出了智能手机,我就在手机上‘百度’书法图片,看着图片练字。”石建国说,为了练字,这些年自己买过最多的书籍就是字帖,陆陆续续收集了20余本字帖,最新两本还是“粉丝”帮忙从旧书市场淘来的赵孟頫的《千字文》和《百福书法》。

多年的自学,让这个小伙子渴望能够得到更加专业的指导。在他的事迹见诸报端后,瑞安籍书法家林元况先后两次致电石建国:小伙子底子不错,过来学习学习,对以后会有帮助。“今年3月份,回温州跟林老师学习了一天,他教的小楷,跟我平时写字风格很不一样,以后也是学习的方向。”石建国说,曾有一名书法家告诉他,只有写够足够的墨、足够的纸,才能写出好字。而他,也一直在努力。

陪伴女儿最为幸福

因为走红,石建国被公司老板赏识,从温州调到了杭州。

“离家近,现在每天要是下班早,就回富阳陪老婆、女儿,要是晚了,就在工地里住下。”石建国说,陪伴家人和练字占据了他全部的业余时间。

在石建国发布的视频里,除了书法,大多是关于女儿的。

2013年,石建国的家庭迎来了新生命——女儿石艺萱。迫于生计,他去往温州的工地打工,石艺萱则跟着妈妈和外婆,在富阳生活。

从前工地忙的时候,石建国两三个月才能去杭州,与妻子、女儿见一面。“以前每天都会跟老婆、女儿视频通话,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在跟老婆说话。”说到这里,石建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失落。从女儿出生以来,自己陪伴在她身边的时间实在太少了,小家伙跟自己生疏得很。

在石建国看来,“走红”带来的最大好处,就是回了杭州能跟女儿、妻子团圆。现在每周他都要抽出两三天从工地回家陪伴家人。“女儿对我热络多了,有时候也会粘着我。”石建国脸上的失落褪去,嘴角噙着笑,满眼温柔。

石建国说,将来女儿喜欢书法的话,自己会尽力培养她。

“抹灰哥”石建国展示书法作品。见习记者 金卓帆 摄

【面对面】

1.记者:你每天大概花多少时间练习书法?

石建国:不管工地上多忙,每天都会抽2个小时来练习书法。

2.记者:书法给你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?

石建国:书法带给我的是一种内心的安宁。忙碌了一天之后,写写字,既能静心又陶冶情操。

3.记者:对于书法,接下来有什么计划?

石建国:我会坚持练习,也会寻求更多的专业化、体系化指导。

Copyright(c)2003-2019 uecoim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罗杨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